青春之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关于城市书店文化的呓语

         立体化的时代,箭速般的信息传播,带来了城市书店文化的兴与衰。

不得不叹然,这个世界的色彩正在变得丰富起来。互联网与设计,建筑学与美学,诗意与生活,它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正由于幕后的操纵的拉扯而变得紧密起来,而有一个背后文化传播的核心我们也容不得忽视——书店文化。对于广州这个亦是弄潮儿也是半只脚正迈入中年门槛的城市来说,繁忙的工作下,人们需要一个可以容纳孤独、自我治愈或疏离的温情场所。于是这个周末,我最终还是来到了传说中的广州第一家不打烊书店——1200bookshop。

和大多数新生崛起的“潮牌”创意书店类似,店内具有咖啡休闲兼文具出售的服务。事实上,通过对广州大部分较闻名书店的一番了解后,我们可以知道,相对于20世纪来说,如今的书店在读者眼中已不单单是一个看书买书的地方,而是集建筑与植物美学、手作艺术生活于一体的休闲场所。1200bookshop店面不大却紧致,甚至里面还划分出来了一个夹层以及一间供沙发客住宿的房间。从门口狭长的走廊到水泥地板与旧红木书桌,书店里的每一角落无不散发着复古工业风气息。作家王小波曾在《沉默的大多数》一书中提到过:文字是用来读的,不是用来看的。不可思议的是,在这家神奇的书店里,我仿佛的确听到了捧书细读的城市人在静静读着周末的故事。那一刻,仿佛深埋书里的音乐如丝带飘飘起舞,与我心生情愫了。但同时,这里也充斥着服务员磨冲咖啡的现代工艺嘈杂声,又似乎融洽自怡,形成城市喧嚣下一条奇异小巷般的存在。

来到这家不打烊书店之前,我了解到这家具有现代工业风复古情怀的书店居然把武侠类小说拒之千里。在80后一代的成长文化思潮下,金庸古龙等大师笔下生出的豪情侠客们和属于他们的江湖陪伴他们度过了多少个放学后的傍晚。相较没那么惋惜的是在广州这座古城中,那些历史悠久却不积尘的二手书店们却还依然在这里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为那些喜欢埋首于浩浩书海享受前尘氤氲收藏古籍的读者留一份天地。2003年,浩天古旧书店被迁到了越秀区的北京路,从此大隐隐于闹市。同样是喜欢在每天清晨一头扎进书堆中的吴浩老伯面对即将到来的实体书店摇摇欲坠危机,他回应道,现在的中国传统文化正在慢慢复兴,这让他信心倍增,至少再开十年。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代,对于已经艰难维持了20多年的浩天书店来说,这将来的十年对它来说压力也并不小。我虽与这吴老伯素未谋面,但这一番“十年宣誓”让这个自信满满却又固执的他宛如屹立于闹市中的老骑楼一般。我仿佛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风中的英雄。

吴老伯的自信也并非说来就来。虽有人断言,未来城市中实体书店的地位将逐渐被网络书店取代,或其未来之路举步维艰。其实不然,在一些城市中,实体书店的数量和质量齐飞保持稳定速度。台北诚品书店首家大陆分店已在苏州落地,南京的先锋艺术书店、北京的三联韬奋书店与单向街书店近年来也在文化圈内掀起一股热潮,深受读者喜爱。日本著名摄影师荒木经惟在他的写真集《漫步东京》曾感慨:在城市的摩天大楼群的山谷之间、老街的巷弄里、山手线沿线的住宅街、墓地,我们漫步在其中,感受这城市中的每一处别样风景。我认为这是真理,城市中的风景应学着去容纳正在消失的文化,像试着去欣赏将要枯萎的花朵。

夜色里,我从地铁的人潮中一拥到地面上,迷幻霓虹灯交相辉映,似乎又看到了夜深人静时书店中那明亮的一扇窗,街道上的脚步淅沥,猫匍匐在月色下的魅姿……

(转载自院报总第37期  作者:15级社文系文管专业吴荣 )